【短篇完结】【刘许】本草纲目

勉为其难算你交货!

下次搞一个小!苹!果!❤❤❤

TIGERLILY:

奇人刘小别其人其事,私设注目,原创人物出没。

 @一秒脱裤狂   给。等你哦❤你知道我在等你(的肉)吗?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许斌上高中的时候有位同班同学,在高考前用米酒给大家壮行,结果醉倒之后给在座每个人发了十块钱,第二天醒来失忆,捏着空空钱包勇敢拦出租回家;到了三零一,早先有位玩牧师的选手晕汽油,一闻见汽油味就脸红,这也算得上奇葩了。不过许斌刚进联盟没多久这位就解甲归田下海去也,他印象不深,只记得似乎是姓陆,因此得名汽油陆。

自以为已经遇多了世间奇人见怪不怪的许斌,在成家后发现自家这位才是奇人中的奇葩,飞机中的战斗机。

刘小别居然晕辣椒。

这件事他本来这辈子都没可能发觉,他俩都是北方人,家里日常做菜也是北方菜系,酱料葱蒜重复累加,靠咸鲜味打出江山如画。平日里常去的也是同城的刘小别爸妈家,掌勺江浙大厨口味清淡偏甜,吃起来怪是怪了点,倒也算不上不能入口。

刘小别因此自称自己是吃过二十多年南方菜的男人,觉得南方菜“也不过如此嘛。”

世上真理无非一物降一物,过两年许漓结婚,许斌陪着她去定菜谱,她张口就是一串“麻”“辣”“泡椒”,震得许斌久久无法言语,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家姐姐的青梅竹马是个地道四川男人。

“好歹为咱们家这边的亲戚想想吧....”

许漓眨了眨眼。

“斌子,咱们不能被小看了,尤其你要跟刘小二说叫他带着种来知道吗。”

女人一副踌躇满志模样令许斌瞠目结舌,心说这怎么结个婚跟搏命似的,还真是有许漓一贯风范,回去饭桌上跟刘小别吐槽,谁想刘小别撇着嘴老半天,哼哼唧唧抱怨道你姐怎么还这么爱我这倒霉外号啊,心塞。许斌拎着筷子噎了半天,冲天花板翻个白眼:我是要和你说这个吗?我重点是这个吗?得,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比起离题万里一个比一个不甘落人后,有如过江之鲫。

不过既然都歪楼了,顺便就说说刘小别这外号是怎么来的。其实这事儿谁都不能怪,关键还是刘小别一去许斌他们家就紧张,加之许斌他爸爸高知出身不苟言笑,你指望他一见刘小别就笑这也太基了,可他成天见的不笑呢,刘小别又要犯嘀咕,实在是不好揣摩老丈人内心想法,我这碗洗得干净伐?我这地板蜡打得光亮伐?实在不行你要买包包直接和我讲好伐?

正所谓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擒贼还得先擒王,刘小别看问题抓重点,一来许家就在许斌他爸鞍前马后好生伺候着。大忙人许漓偶尔回家吃饭,许斌在厨房帮他妈炒菜,刘小别端着一堆热气蒸腾的盘碗来来回回,她嗑着瓜子觉得好生有趣,于是趁机扯了扯放下菜碟的刘小别肘弯。

刘小别哎哎两声,夹起胳膊:“啧,干吗干吗,男女授受不亲啊我跟你说,你可别乱摸。”

许漓嘲笑他:“德行。”随手剥了颗大白兔塞在他手里,又说“瞧你这副图表现争上游的样儿,我爸还在屋里翻书呢,他又见不着,你倒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

刘小别斜她一眼把糖塞进嘴里清清嗓子唱:“你不懂,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许漓呸呸两声:“爱个头,我看你就跟店小二似的,还真别说,在肩上搭条毛巾就成了,你叫斌子说像不像。”刘小别余光瞥见许斌卷着衬衫袖子出来了,见势不好拔腿想逃,许漓一伸手把他T恤下摆给扯住:“斌子斌子,你来。”许斌迷茫地看了刘小别一眼,走过去不露声色把许漓捏在刘小别T恤上的手拿掉,温和问怎么了,许漓吐吐舌头,笑着让许斌弯下身来好在他耳边一番耳语,又问“像不像?”许斌笑着看看刘小别,说嗯,还真有点。

刘小别故作眼神死,抱着肩膀站在旁边肃然不说话,许斌见状箍住他腰把人拖离现场塞进厕所,赶紧解释:“我姐就是这么没轻没重的,你可别计较。”刘小别拧开水龙头把脸浇湿醒醒神,涮了涮口,看着镜子抹了把脸瞬时恢复了笑模样:“诶嘿嘿,上当了吧,敢情我这演技还不错,能拿奥斯卡。”

看他居然是装的,许斌也懒得跟他客气,抬起膝盖朝他屁股踹过去,刘小别拧着腰躲开,上牙咬着下唇皮笑嘻嘻地把人拉到近前说:“哎别闹,来来来。”他俩眉眼相对鼻尖互指,贴紧额头刚亲一口,又听得许漓在客厅喊:“哎刘小二!我妈喊你呢!”

刘小别冲许斌耸耸肩,转身开门出去。

中国人吧,就是这么含蓄,许漓虽然出过国肚子里有点洋墨水,但毕竟是在传统中国家庭长大,喜欢讨厌都不喜欢挂嘴上讲明了。刘小二这个外号被许漓喊得顺口,多少也有一家人间不分内外表示亲昵的意思,刘小别心里头清楚,自然还是高兴的,嘴里虽然抱怨,面上倒也不曾见真正愠色。

 

许漓的婚宴那天来了不少人,亲朋好友围坐成堆热闹非凡,连他们不苟言笑的爹都破天荒笑了两声。刘小别谁都不认识,只好趴在桌上低调地和许斌说话,他俩手上都有戒指,又挨得近,走过路过的逢人都要朝他俩望上一眼,许斌早习惯了,淡定自若撑着脸颊单手把餐巾叠成一小小一块,放在刘小别那块上头说:“来你家做客。”

“我操这不是来不来做客的问题好吗这都上炕了哈哈哈哈。”刘小别被他逗得身子微抖,伸手抓住他摆放餐巾的手,许斌往后抽,却被抓得更紧,刘小别眯眼看看他,指尖在他掌心轻轻挠拨两下,松了手。

“这叫欲擒故纵。”

许斌在桌下踢了他一脚。

菜一个接一个上来了,刘小别嗅了嗅,皱起眉头。

“妈的有点辣啊这个。”

许斌无奈。

“我那天就和你说了。”

刘小别拿出筷子装傻充愣:“没啊,没听你说过,没。”

他下了一筷子,其实那盘子也没多红,水煮鱼,上面意思意思浮着几颗小辣椒,结果许斌看着他的脸嘭一声红了起来,从颈项到脑袋大片大片,夸张得跟动画片似的,刘小别不敢说话,泪汪汪地看着他。

“我操你没事吧?”

刘小别定定盯着杯子,许斌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他倒了杯水,男人一口气喝下去,埋在臂弯里等了一会儿。

许斌又问:“你真的没事儿吧?”

“.....辣。”

我靠这人也太可怕了。

许斌赶紧安慰他:“你觉得辣就别吃算了。”

刘小别两只手捂住脸挣扎了一会儿,从指缝中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说:“不成....我去要碗饭。”

许斌............

他刚站起来顶上灯突然灭了,刘小别惊得一屁股坐回去,没坐好,啪一声掉地上了,顾不得屁股疼弓着身子躲在黑暗里压低声音惊慌道:“怎么了这是!新娘要上来了吗!”看他自从吃了那两筷子之后人就不太对劲,许斌也懒得多说,伸手把他拉起来:“我去帮你问问饭什么时候上。”

人算不如天算,他刚起来就被老爹给召唤了,前面司仪开始絮絮叨叨活跃场面,许斌看刘小别孤零零坐在那儿,听老爹说话就有些心猿意马,结果一听是许漓找他有事,没办法又只好折到后头去候着。好容易把要出嫁的姐姐给安抚好了,他险些忘了要去帮刘小别盛饭的事儿,等他捧着饭回去,觉得自己长途跋涉简直跟唐僧一样不容易,老远一看刘小别还趴了。

怎么睡着了?

许斌过去拍了拍他,刘小别没动,他再一看,桌上那盆水煮鱼都快被这一桌闲杂人等吃得快见了底。

.............这是怎样的寂寞!

他们这桌都是两家的年轻一代,互相见了面都不怎么认识,好歹在吃吃吃上还能达成共识,许斌本来不该坐这儿,但许漓怕把他扔进亲戚堆里这个出了柜的弟弟会被中年妇女的唾沫星子淹死,只好把他跟刘小别搁在这桌。刘小别本来在生人面前就话少,埋头吃饭又只有那些辣菜,吃着吃着就成这样了。

许斌架着他两腋把人架起来,刘小别脸颊烫得要命,虚睁着眼看看他,说:“你回来啦。”

活了这么多年真没见过吃辣椒能把自己吃成这样的,许斌大感惊讶,伸手探他额头又没觉得发烧,旁边一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操着前后鼻音不分的普通话凑过来好心道:“他应该si病了。”

许斌表面一声不吭温和道谢,心里头急得开了锅想这可怎么办,又不能早退,刘小别伸手拽了拽他衣领,昏昏沉沉道:“我说.....”

你别说了........

许斌伸手捂住他嘴,结果这人连嘴唇都是烫的,感觉许斌捂着他了,还伸舌头舔了舔许斌的手指缝,许斌强忍住想揍他的冲动把人给好好放在椅子上,转头去找了一圈,老爹在台上严阵以待,老妈在后台痛哭流涕,没办法,他又回去坐着了。

刘小别嫌不舒服,皱着眉头趴回桌上,拿起筷子又要吃,许斌劈手夺下筷子给他灌水,一桌离得近些的男男女女见状都来帮忙,其中一个皮肤特别白的姑娘好心问:“是喝多了吗?”

许斌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有谁会晕辣椒呢?就没见过这种人!

好在刘小别这模样摆在这儿,大家也都不用他解释了,七手八脚给他贴两张湿巾,又要了冰水。就这么撑到了婚礼结束,许斌实在是没办法接着应付后面活动,急匆匆就半搀着这人去拦出租了。

刘小别坐上了车还在晕晕乎乎和他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许斌模糊地答应了,刘小别就靠在他肩上打哈欠,引得司机侧目。

回去之后刘小别还浑身的辣椒味儿,站在厕所里看着镜子发呆,眼神迷蒙。许斌把他上衣给扒了扔进框里,他就低下头冲他傻笑说:“你看我啊....”

许斌说看你妹,快把裤子给脱了洗澡去。

刘小别说哎,不是。

他一把把许斌给箍住,下巴架在他肩膀上指着镜子里自己说:“看我的嘴,嗯?性...性不性感?”

许斌洗着手勉强看了一眼。

被辣得都肿了.....性感个鸟,这人是没看过东成西就吗!

还没待他反驳,这人又乱七八糟拉着许斌胡闹,最后被许斌扒了裤子扔进浴缸拿起花洒一通浇,这才安静了一会儿。

第二天刘小别还躺着,忽然床边电话机响了。

许斌累得背疼,懒得理,刘小别声音清明地在他背后接了电话:“喂?”

三十秒后他“啊?!!??!?!!??!!?!”地跳起来,惊道:“我没有啊!!!我怎么会!!!靠别叫我刘小二!!!再叫我喝掉你!!!啊啊啊我没有啊?!嗯?!”

许斌叹了口气,拿被子捂住耳朵。

珍爱生命,就该让刘小别远离辣椒。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22)
  1. 火火包包TIGERLILY 转载了此文字
    勉为其难算你交货! 下次搞一个小!苹!果!❤❤❤
© 火火包包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