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T】【刘许】打赌一时爽

嘻嘻我的定制肉!!!!

莉莉最好了!!!!!!(抱住舔

TIGERLILY:

热烈庆祝刘许第200个TAG诞生!!!

啪啪啪(。

为了庆祝今天停更一下养成,给大家吃肉❤

同时也是给 @工地劍客  的图http://qishiwoshigexieshou.lofter.com/post/31a1d1_14c6cb6 的看图说话以及后续!超喜欢炮炮的图!不要停❤

顶❤风❤做❤爱,请大家不要举报我♂







刘小别突然决定和许斌打个赌。

这个念头的源起相当奇妙,他们一群人去市里比赛,带队的孙哲平头天夜里睡觉姿势太清奇结果扭了脖子,瞧自己都不顺眼,看花花溅泪见鸟鸟惊心,弄得他们队没一个人敢和他讲话。到了游泳馆一看给他们学校分配的座位,靠着楼梯两人一排跟郊游小朋友似的,大家谁都不愿意和睡歪了脖子的老孙排排坐,你怂恿我我怂恿你,孙哲平已经在前面坐好了,扭个头看过来凶狠道:“来坐啊!”

若论平时大家还会就同音问题“Yoooo~”一下,可现在一群人都跟受惊的鹅似的缩着脖子不应声,黄少天一边顺理成章地滑进最安全的墙角悄无声息地坐下,一边啧啧啧指着其他人的屁股大肆嘲笑,被不幸戳到屁股的刘小别怒火中烧,提着这厮衣领扔到了散发着猎食者气息孙哲平面前。

黄少天斜了孙哲平一眼。

孙哲平瞪回他一眼。

黄少天理直气壮地梗着脖子道“靠靠靠老孙看我干吗我这么好看平时怎么不多看看我现在要做准备运动了不是漂亮姑娘就别烦我免得我拉伤了脚抽筋你知道吗超疼的为了不让你们的大将在第一棒抽筋你们从现在起都必须闭上嘴等我活动筋骨知道了吗来感到幸福的都拍拍手!”

孙哲平理也不理他,揉揉肩,靠着墙闭上了眼。方锐趁机坐到黄少天身后,结果开口刚想讲话,就被举着门口买来椰子头戴黑超身穿嫩黄夏威夷衬衫的包荣兴一屁股挤了进去。

周泽楷问林敬言:“怎么了?孙前辈。”

唐昊坐在旁边没好气地哼一声:“他不高兴呗。”

林敬言温和回答:“唐昊在不高兴的领域比较有发言权,他说的应该是对的。”他这话有礼有节却怎么听怎么带着嘲讽,刘小别听见了,噗一声喷笑出来,唐昊回过头怒目而视,忽然想起来问:“你脱这么光跑后面站着干吗?”

刘小别说滚,说完了他眼一眯,转过头就是个花见花开的笑:“哎!这儿这儿!”

唐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转过身抬起胳膊拱了拱讲得正兴起的包子:“我要坐你那儿。”包子撅起嘴字正腔圆地说:“不——”

口水险些喷到了他面前周泽楷的裆上。

他们队游着最凶猛的仰泳,性格却最软的王牌脸一红,两腿不自觉并拢起来,偷偷眨了眨眼。这动作倒挺快,以至于后面笑点低的刘小别正背着身没看到这幕,可自以为安全过关的周泽楷还是入了另一个意想不到人的眼。

“你们到了,这么早?”

许斌刚游完早上的一千五百米个人赛,头发被漂白水塑了个型,根根上翘桀骜不驯,手上拿着巨大的白色方巾边走边擦水,浑身水珠还是不断顺着他肌肉曲线往下滴。刘小别远远看着心花怒放,半路把准备过去问好的人截下来说:“哎你就跟我打招呼就成,你看咱们领队今儿脖子睡拧了不能回头招呼你呢,可惨了。”

孙哲平闭着眼在前面说:“刘小别我可听见了。”黄少天趁机转回头冲他比中指,刘小别拉下眼皮做个鬼脸,下巴一抬反勾住许斌脖子往后扯,嘴里嚷着:“走走走陪我热身去。”

一片混乱中许斌的视线落在周泽楷的腿上,可他是个好人,瞥一眼,又迅速移开。

 

他俩以一个微妙姿势勾勾搭搭走到准备用池边上,远处一声哨响第四轮个人一千五百米预选赛开始了,其他比赛则要等到下午,因此准备池这边空空荡荡,碧蓝池水孤零零反射着从落地窗里照进来阳光。许斌被刘小别勒得喘不过气,掰开他胳膊说:“你先放开。”刘小别笑笑,干脆地松开手,一躬身随随便便跳进池里,趴在雪白色砖上冲许斌勾勾手指:“下来。”

许斌单膝蹲到池边上看他:“不干,我游了一上午,累。”

“对啊,”刘小别理直气壮,“给你充电。”

许斌莞尔。

“怎么充?”

刘小别四下看看,在瓷砖上撑起上身,呼啦一声从水里探出来,在许斌嘴唇上蹭了一口。

“嗯....”

许斌看他歪着头,笑问:“怎么了?”

“双氧水味儿。”

“你还喝过那玩意儿?”

“没。”刘小别瞪他,“您能别老抓我语言漏洞吗,对我好点儿成吗!”

“不成。”许斌伸出手在他头发上摩两把,俯下身和他接了个悠长的吻,刘小别眯缝着眼偷看他长长睫毛翕动模样,一伸胳膊把人拉下水,许斌淋了一脑袋水,哈哈笑着抬膝顶在刘小别裆上磨了磨,抵着他额头微闭上眼道:“我乐意。”

“别闹。”刘小别按住他腿,笑了一阵,忽然突发奇想认真问:“要不打个赌?”

许斌抹了把脸抬眼看他:“什么?”

 

腻了半小时,刘小别精神抖擞地回来,除了身上全是水倒也跟刚出去时候没两样,另几个人在大孙面前当小媳妇憋屈了一早上,这时候赶紧抓住机会“Yoooooo~~~”了起来。没成想此时最有力竞争对手的学校正在底下酣战,学校拉拉队队长误以为他们这是跟敌人加油呢,忿然起身,回头觉得目标太大,只好瞪了黄少天一眼。

“哎?!她怎么又瞪我这女人瞪毛线啊今天怎么这么多人爱瞪我你们评评理是不是有这么一天叫‘世界爱瞪黄少天日’然后主题歌还是什么瞪瞪瞪瞪瞪瞪之类的别问我为什么用新闻联播的开场曲问了我也不知道总之今天真奇怪啊靠!”

方锐半条胳膊压在翘着二郎腿穷开心的包子身上,嘻嘻笑道:“黄少,那丫头八成是看上你了。”刘小别一看火力有转移的预兆,赶紧带头起哄,一群人挤在一块又是好一通闹。

中午顾忌着比赛都没敢放开肚皮吃,下午一进馆就分头热身,也顾不上说话。早上拼完,耐力型选手大多数收拾好东西回去上课,养精蓄锐,叶修下午还有好几场赛事,因此倒也不着急,躺在最后一排的木头椅子上呼呼大睡,嘴里叼着根棒棒糖。许斌蹑手蹑脚经过他旁边想去拿包里矿泉水,还是被明察秋毫,躺着那位哼哼着问:“许斌还不回去?”

“嗯,”答话那位一脸平静,“就看看比赛。”

叶修看着他拧开矿泉水瓶,兴趣缺缺地打了个哈欠,翻身又睡。

下午比赛刚开始,周泽楷就连着给他们拿了两个小组第一,士气大振。方锐冲着女子组几个身材姣好的姑娘乱吹口哨,唐昊嫌他吵,远远躲到准备泳池边上压腿。黄少天和刘小别看周泽楷出尽风头早就不甘落后,可惜此时又轮不到两个人上场,闲得隔着半个游泳池吹牛逼,大放厥词,林敬言刚想说两句,结果孙哲平忍无可忍,一人一脚把他两个踹进池子了事。

 

许斌坐的位置比较隐蔽,叶修睡醒了,出去两趟,一趟放水一趟小卖部,给他带回两包虾条,许斌一阵惊喜,接过来刚想说谢谢,叶修打个哈欠:“帮我那什么,撕一下那个口。”

许斌..........

叶修大笑,随意伸了伸胳膊活动两下:“骗你的,拿去吃吧,看着留一半儿给我,一会儿有项目,我下去了。”

刘小别连游完两个五十米,倒也没怎么见喘,那边方锐跟黄少天都拿下小组第一,围着周泽楷嚷嚷,弄得王牌局促极了,可怜兮兮望着大孙,刘小别远远看着懒得去掺合,抬头朝着上面观众席扫了一眼。

唐昊游完了回来,冲他抱怨对手全都不走心,刘小别心不在焉应着,唐昊问:“你看什么?”

刘小别环视一圈。

“那一片儿,是不是都咱们学校观众席啊?”他伸手划了一条,唐昊好心帮他眯着眼看了看,太远,自然是看不太清,于是又有点生气,说:“大概吧。”

刘小别说哦。

他视线不由自主扫过许斌坐的那一块,许斌笑着招了招手,虽然知道他看不到,但也觉得挺好玩的。

 

比赛几乎没什么悬念,除了刘小别一直紧张兮兮站在池子边上掰指头不知道正算什么,大家都十分正常,发挥也极其平稳。算上大孙险些被误判的那一场,他们一共拿了十六个项目的冠军,四个项目的亚军,回到休息室一复盘,连大孙都十分满意,说这个数据倒有点超常发挥的感觉,还不错。

连不怎么爱表扬人的大孙都说不错,人人脸上自然都是笑逐颜开。原本准备庆祝一番,结果考虑到下午还有晚自习,周泽楷不敢翘包荣兴说晚自习他不睡觉晚上就睡不着,黄少天嘴里一个劲抱怨说你俩真没劲,但还是被迫妥协,庆祝会于是顺延到了周六晚上。刘小别一看庆祝会没了,于是也不急着走,方锐和唐昊问他去不去网吧开黑,刘小别像年糕似的黏在更衣柜门上支支吾吾的,就是不答应,结果唐昊一生气,拽着方锐跑了。

更衣室终于安静下来,刘小别呼出口气,重新扳着指头数了一遍,撇了撇嘴,这时候门响一声,他眼睛一亮抬头喊:“许——”

林敬言探出脑袋来笑着问:“刘小别,你叫我什么?”

刘小别面不改色眼不眨:“许——需要我帮忙吗?”

林敬言笑容意味深长,却也不戳破,只说:“小周是不是先走了?我有东西在他那儿。”

刘小别心里着急,生怕林敬言和许斌碰上,忙不迭告诉他周泽楷行踪,结果那人还稍微磨蹭了两下和他闲聊,直到看他有点藏不住的烦躁,这才笑着道别。

林敬言前脚走,后脚许斌偷偷摸摸跑进来,回头落上锁,这才安定心思回头抱怨:“妈的老林这厮贼精了,刚才在走廊上碰到我就笑得跟狐狸似的,大声说啊我找刘小别有点事,他是不是在更衣室啊.....妈的.....”

他这么一说刘小别反倒不怕了,吹胡子瞪眼蛮横道:“怕他个屌毛!反正他.....他上次被方锐在脸上画了四只王八的照片还在我跟孙翔手机里呢!”

许斌大笑,走过来两只胳膊一伸,把刘小别轻轻松松逼到两边柜门之间,眼睛盯着他问:“如何?我可自己算过了。”

刘小别打哈哈:“哈哈哈哈是吗哈哈哈今晚的太阳真圆月亮真美....”

许斌不说话,只笑着看他,一只手挑起刘小别胸口运动服拉链,拇指缓慢磨蹭着镂空的金属环,刘小别咽了口唾沫:“.....是双数,我输了,我输了,我投降,请组织放过我。”

“嗯,知错就改是好同志。”许斌眯起眼,“给你奖励。”



这轮完,他俩彻底脱了力,晚自习也懒得去上,许斌这种还算是勤勉的好学生都累得一个指头都抬不起来,遑论懒成了精的刘小别。宿舍小床特别窄,两个人挤在一道说些话,倒也得了不少趣味。

九十点时候晚自习差不多下了,许斌说想起来洗个澡,刘小别看他缓过劲来了也不拦,为了避嫌就出去转悠两道,下小卖部买了些零食饮料,自己坐在天文馆前台阶上喝一瓶零度。方锐他们开黑完翻墙回来,在路灯光里见了刘小别纷纷嘲笑:“看刘小别!他又喝杀精剂!”

“杀你妈X!”刘小别扔了罐咖啡过去,唐昊抬手接到了,问怎么在这儿呢?

刘小别说寝室太热,散散汗再上去。

唐昊说你这傻逼,开空调啊,刘小别只笑,不以为意。

 

周六晚上黄少天请客大家AA,在街口大排档设宴,许斌叶修他们高年级的也来了,刘小别分别和周泽楷黄少天孙哲平对吹下六七瓶七喜,忙着跑厕所。许斌正在吃一只烤鱼,叶修忽然朝他一伸手,掌心里有几片东西。

许斌脸一绿:“啥...啥...这啥......”

“装,接着装,”叶修嘲笑,“你的,掉我那摊运动服里了,不用谢。”

许斌道着谢接下那几片X本,讪讪摸了摸鼻尖,还好那帮人全在怂恿黄少天连吹十瓶可乐,根本无暇顾及他们。

夜里他俩回学校取了山地车,在最后慢悠悠并排走着。

刘小别仰头看看天:“有点遗憾。”

许斌问怎么了,他就指指顶上浓墨泼染一般天幕:“没有月亮。”

“你要月亮干吗?”

“没月亮就不能说月亮真美啊...之类的,没劲。”

许斌笑,停下车转过头看看他,刘小别会意,他俩抵着额头亲了两回。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许斌贴在他嘴唇上说。

“我也觉得月亮特别美,不只是今晚,每一晚都美,我都喜欢。”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60)
  1. 火火包包TIGERLILY 转载了此文字
    嘻嘻我的定制肉!!!! 莉莉最好了!!!!!!(抱住舔
© 火火包包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