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完结】【刘许】在操场撒欢才是正经事

简直是赶作业地狱中的一股清流!!!纯情的高中生太可爱了!还传纸条!字还这么丑!(。

大号许斌这个梗太妙了wwwwwww我不停!太太你的刘许也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IGERLILY:

TIPS:

高中架空/年龄操作

 @一秒脱裤狂  的图!!http://qishiwoshigexieshou.lofter.com/post/31a1d1_1391cfe  隐藏的情侣手链彩蛋被我找到了嘻嘻嘻!于是做了粗糙的小甜饼送给你>33333<稍微自作主张加了一点自己的设定QWQ

喜欢你RY高中paro的许斌和小别!特别可爱!不要停www







许斌坐在回廊边的矮墙上喝水,他一口气把训练任务跑完,整个人活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狼狈。操场上热闹得很,中央足球场上呼喝不断,偶尔有围观迷妹的笑闹声传来,被空气稀释,成了遥远模糊的波澜。

极度缺水的身体得到满足,原先头昏脑涨的状态逐渐舒缓,他放下水瓶长舒一口气,依稀感觉有人从背后向自己走过来。

出去必要的时候许斌是一个很懒的人,打比方说此时此刻他连转个头都懒得,于是仰起脖子向后望去,颈后喀拉一声,筋骨舒爽的同时他也刚好把那人影看清,一石二鸟。

“刘小别你跑完了?”

“........”

好半天没人答话。

男孩拖着步子脸色苍白地朝他走过来,胸脯起伏,皱起眉头拼命大喘气的同时一个劲朝他摆手,随即扑在许斌倚靠的大理石柱子上,半边脸颊被压扁,面上表情却仿佛得到了救赎。他垂下眼看着许斌,想说话,竖起手指时候却忍不住倒气,试了又试,最终哑着嗓子道:“还....还.......”

“还有一圈?”

许斌露出怜惜表情。

刘小别看他似笑非笑,不禁翻了个白眼,伸手在他脑袋顶弹一记,结果手指出汗又发软,没中,半空被人接过招去,捏在掌中。许斌手里暧昧地扯着他,面上却没事人一般四平八稳,余光瞥见教练朝还在跑的吊车尾猛吹哨,摇摇头说:“看你下回再和教练顶嘴。”

“我他妈.....”刘小别觉得自己冤死了,他枕着的半边柱子被体温敷热失却魅力,干脆一抬腿跨过矮墙坐到许斌对面声情并茂地诉苦,“我他妈哪儿知道这变态今天发的什么疯?八成是他儿子考砸...不对,一准是他儿子考砸了,小样,靠。”

许斌笑笑,他们俩握在一块儿的手贴着矮墙粗糙表面,柱子挡住了大操场一般视野,这儿凉风习习,是个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可刘小别没一会儿就要接着去把剩下一圈跑完,多说无益,他松开手,把水瓶递过去。

“喝吗?你又不带水。”

“忘了。”

这人连撒谎都不打草稿,云淡风轻地接过之后熟练拧开瓶盖,边喝边偷眼望着远处教练方向。许斌看他做贼又心虚,只觉得一阵阵好笑,默不作声抬手猛拍他后背一掌,刘小别应声喷出一大片水雾,咳得眼角流泪面红耳赤,拿手背蹭着嘴角恨恨瞪他:“你干咳咳咳吗咳咳咳.....你想害咳咳咳咳咳死我咳咳咳咳.......咳咳咳靠咳咳咳.....”

太可怜了·····

许斌于心不忍,摸了摸他湿漉漉的脑袋顶,温柔安慰道:“教练一直在看着你。”

“FU*K!”

绝境激发出人类巨大的潜能,使得刘小别完成“把水瓶塞进许斌怀里”“跳下矮墙”“起跑”系列动作,通共只花费了约五秒不到时间,他跑了几步转过身冲许斌比了根中指,在对方和谐微笑中悻悻离去。

晚自习前,坐在窗边女生喊着吃过饭慢悠悠进教室许斌的名字,跑来塞给他一张叠成僵硬小四角还用胶带精心封好的字条,说这是高一学弟给的。许斌淡淡哦一声,心里早有计较,走几步坐回位置上一层层揭开,那字条中央用狗爬一样字体写道:“你他妈有种放学别走。”

要不是早有心理准备,他险些噗一声在老师眼皮底下笑出来。

今晚是整个高三理科大综合的练习,许斌一面正正经经工整答题细心演算,桌下左手却另有分工,掌中Iphone从打铃之后就兀自忽闪明灭个没够。

 

【在干吗?】

【听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好吗刘小别同志,我在做卷子。】

【回复那么及时啧啧啧好意思说自己好好学习,前辈你这么假你老师知道吗?】

【你还知道我是你前辈,边上去,不要打搅前辈飞升。】

【狗屁!收到我的挑战书了吗,感到我的霸气了吗,怕不怕!】

【怕个屁,我不回复了拜拜。】

【喂!】

【..............................许斌?!】

【我操你大爷!】

 

这小子八成又在心里哼哼唧唧抱怨个没完,许斌想想就觉得有趣,收起手机把证明过程誊到卷面上。

高一晚自习比高三早半小时结束,许斌他们放学收卷子时候刘小别已经守候多时。起先他目光炯炯等在窗边,结果把前排一个想要做小动作而回头四顾的男生吓了个半死,于是默默鼻子讪讪往后退回黑暗里,仰头数着对面教学楼上还亮着灯的教室和办公室,耳机垂下一根耷拉在胸口,高三晚自习下课没有铃声,他要随时对教室里动静保持关注。

等许斌收拾停当在栏杆边找到四处看风景的刘小别时候,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刘小别挎着书包和他并肩下楼,两人都颇有些倦怠,不曾说话。

倒春寒过去之后,暖意从城市的泥土里生长出来,入夜之后稍有微风拂面,将校服拉链解开露出内里短袖,也不再觉得寒冷。他俩沉默无声地朝前走着,穿过漆黑一片的走廊和朗月稀星辉映的大花园,刘小别身形微动,忽然伸过手去拽着他手掌,十指交叉扣紧,加快步伐朝前疾走。许斌哎一声想喊他,没喊住,只好跟在他后面穿过大半个操场,自后门穿出学校。

“怎么往这儿出啊?车站不在这边。”

刘小别瞥他一眼,淡淡答:“知道。”

然后便不再说话。

许斌不明就里,只好由他拉着向前迈步。后门狭窄人行道上每夜摆开长长一条夜市,卖的是些廉价小商品,对于学生而言不太实用,加之离主教学楼又远,没有路灯照亮,从这儿回家的学生便少之又少,他俩这么走,倒也并不害怕撞见熟人。

可问题也并不在此,而是刘小别边走边左右四顾,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许斌茫然陪着他,数次想问又莫名闭上嘴,总觉得这大概是件刘小别不愿意和他说的事。

这小子,什么时候还学会装神弄鬼了.....

最终刘小别在一家首饰摊前驻足,熟络地和店主聊了几句,许斌将视线移回来,见这一排装饰品花花绿绿,里面竟还确实有几件样式新潮漂亮的。可他想了想,又觉得刘小别平日里不爱戴这个,忽然突发奇想要买吗?看他和店主你来我往如此熟稔,原也不像。

“你喜欢哪个?”刘小别忽然紧了紧身下和他勾在一块儿的手指,“这黑的,蓝的,白的,那还有个绿的,粉的太娘炮,我觉得绿的好看....不过还是你挑,随便你。”

许斌哦一声,凑上去低下头仔细看看,这些手链以粗绳编织,上面缀有大颗的木珠,看起来倒是挺有意思,古色古香,想到是刘小别要买,他边认认真真挨个审过,提出自己意见:“黑色和绿色都好看。”

“那就绿的吧,两根谢谢您。”

刘小别笑嘻嘻掏出钱包掷出粉色毛爷爷,许斌看得眼睛发直。

“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他在刘小别耳边上悄悄问。

“啊那个,比赛赚的啊?忘了?”

“哦.......”

想起来了,这人上次去参加青少年田径赛,还得了个第一回来,当时他俩本来说要庆祝庆祝,结果一转头期中考大军压境,紧张得把这事儿给抛到脑后去了。如今回想起来,许斌稍有内疚,重新拉起刘小别的手走动起来,问他:“你准备怎么庆祝一下?好容易考完了。”

刘小别只笑不说话,空着那只手伸进裤兜掏出一条链子来,拍在他胸口上:“收着。”

“啊?”

许斌低头看看。

“这就给我了?”

“嗯....不,还不给。”

刘小别刚想点头,忽然福至心灵一般松开手拉下书包带朝里翻找,自笔袋中掏出一只油性笔,风风火火跑到学校高大围墙边上停住,将手链按在那偌大砖石建物上。

“干吗这是?封印?”

“别瞎白活了,给哥照个亮。”

许斌举起手机打开电筒,刘小别就在白光底下一笔一画认真地写,先是在要给许斌那串上写“LXB”,又掏出自己那串,写上“XB”,自己边写边抽动肩膀笑个没完。

“嘿嘿嘿嘿,大号的许斌,刘小别。”

许斌一拳头揍他脑袋顶上。

“.....神经病。”

写完了,他啪一声扣上油性笔,转身冲许斌勾勾手指头。许斌这时候已经大概知道他要干吗了,乖乖伸过手去叫他攥着腕子,认认真真把手链给戴上去。

“天上一双地下一对,现在咱俩也有定情信物了,紧跟国际时尚潮流,够不够酷炫你说说。”

许斌愣愣摸着镯子半天没说话。

“你咋了?”

“......没。”

过一会儿,他抬头笑笑,冲刘小别伸出手:“帮你戴,来。”

“哎!”

人手一根戴好之后两人傻乎乎对看着,半晌竟想不出可以说的话。刘小别像是觉得有点臊似的移开视线,仰头看了看远处城市灯火,好一会儿,抓着脑袋犹犹豫豫地开口想找个话题:“这儿还唔....”

许斌伸长胳膊把他脖子箍到面前,眼一闭就直直亲了上去。

他俩还没到会玩花活的年纪,刘小别几次想学毛片里伸个舌尖都觉得脸红,许斌微凉的嘴唇皮软乎乎贴着他,他都觉得自己快被蒸成一大片泡沫消散殆尽,简直无欲无求。死死咬紧后槽牙将手伸进那人短袖下摆去,触到的是和他一样温热的身体,属于男性的略有粗糙的肌肤。

“许斌...”

他心中仍有些胆怯,声音发颤轻轻唤着。

对方微不可查地扬起嘴角,贴近他的额头浅浅亲吻。

 

“我在。”

 

第二天训练时候有小姑娘惦记上了刘小别新戴上的手链,凑过来看了看,忍不住问:“你哪儿买的啊,我也想去弄一条。”

刘小别撇撇嘴。

“我这可是天上天下独一无二,你要还没有呢。”

女孩啧啧作声瞥他一眼:“吹吧你就,我刚瞧见了,高三的许斌学长人家也有一条,我问他去,呵呵。”

刘小别忍笑忍得面部扭曲。

他们在为运动会的接力赛做准备,刘小别最后一棒,于是常常在别人跑的时候偷懒,挨到正在地上压腿舒展筋骨的许斌旁边,假装若无其事地蹭了蹭:“哎哎,刚有没有小丫头找你啊?”

许斌侧过脸瞧瞧他:“怎么你吃醋?”

“放屁!”刘小别怒,“我怎么吃醋了!我他妈就问....好吧我有点儿吃醋!不对我....算了,她问你手链的事儿没,你怎么说的?”

许斌笑笑,狡黠地抿起嘴角。

“秘密。”

“...........................操!”

 

刚亲上就开始有秘密!这恋爱还谈不谈了!

刘小别叉着腰刚想谴责这没良心的,身后忽然寒气覆背,晴空霹雳风云变色,教练大喝一声:“刘小别你他妈的又开小差!给我滚去绕着操场跑十圈!”

 

..........................

 

恋爱不易,且行且珍惜。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34)
  1. 火火包包TIGERLILY 转载了此文字
    简直是赶作业地狱中的一股清流!!!纯情的高中生太可爱了!还传纸条!字还这么丑!(。 大号许斌这个梗
© 火火包包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