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给周喻的《祝君好》

仁慈的作者好感动!

我想说的是,感情靠积累,但爱攒着太久是会自燃的。我倾向于周泽楷作为表面上被动一方能痛到麻木,慢慢放下,喻文州却要躺在双人床上一个人揪心的感情走向。虽然跟PL都走了周视角,但是我一直觉得这首歌更适合喻文州,他用这种方式尽力周全所有人,唯一的私心大概只有希望周泽楷因为得不到而铭记自己一生吧……话说回来,又有谁能清楚得到或失去哪个更刻骨,外伤和内伤到底哪个更痛?


P.L.:

谢谢亲爱的repo!!!

阿拾。:

先at一下文作者 @P.L. 和漫作者 @一秒脱裤狂


我没有看过那部剧,打算有空的时候去补一下。作为比较早看到这个故事的人之一,这个repo其实已经写好挺久了,还记得当时刚看完的感觉,就是特别特别想发泄一通。

 

嗯,大概不是跑圈。

 

 

先说周泽楷喜欢喻文州吧。

 

周泽楷独占着喻文州的侧面暗自窃喜,像唇齿间浓香的煎饼,咬进嘴后传达来的厚实的、暖软的满足感。

 

 

然后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嘴巴一张一合,认真地回答:“喜欢。”

 

他看到喻文州微怔的表情和慢慢移开的视线,虽然逆着光看不清楚,他却能肯定喻文州一定在笑。

 

周泽楷便也把视线转开了,看着眼前被早晨的阳光照着的一切,觉得美好得不可思议,他甚至暗自在想,也差不多该认真表白一次了。

 

 

喜欢的时候,人都是爱屋及乌的。因为喻文州推荐了那本书,所以周泽楷就熬夜去看,他这样认认真真喜欢着那个人的样子,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格外动人。

 

而周泽楷就是觉得,喻文州再好不过了。

 

 

喻文州大概是有魔力的。

 

 

——然后他就真的不担心了。

 

喻文州大概,真的是有魔力的。

 

 

一想到,说不定以后真的能成为一家人,一起坐在同一个餐桌前其乐融融地吃晚饭,周泽楷就觉得满足得不行,他迫不及待地想把喻文州介绍给爸爸认识,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多么喜欢他。

 

之前有妹子和我说她要是恋爱了才不会天天秀恩爱呢,然后我说你肯定会的,只要你真的喜欢那个人。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值得让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真的喜欢的话,连喜欢这件事情本身都是足够让人骄傲的。

 

周泽楷这个时候对喻文州的喜欢,他觉得是足够让自己骄傲的。

 

周泽楷沉默了会儿没有说话表情却明显有一点疑惑,喻文州笑得温和,说家庭和亲人是很重要的,这一点小周你也很明白的吧,周泽楷想了想周爸爸,顿时就懂了。

 

只不过,对妈妈很孝顺的那股子人情味让周泽楷觉得更加喜欢了。

 

你看,这个人这么完美,了解的越多就越喜欢,越是喜欢就越想了解更多。所谓的喜欢,也就是这样了,干净纯粹,坦坦荡荡。

 

 

可周泽楷转念一想,说了又怎样,喻文州难道会为了这种事而去改变什么么。

 

——当然不会。

 

而自己偏偏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喻文州。

 

就是这样的喻文州。只有这样的喻文州才会成为周泽楷的软肋,成为他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坎。他和命运对峙了好多年,他这样地彷徨,这样地不甘心,大概少年人遇到挫折时,总是会和命运争上一争的。周泽楷不甘心,但是他并没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他只是觉得不甘心,觉得失落,觉得自己付出的喜欢没能得到回报。

 

而他遇见的是喻文州,是那个永远都能坦然自若的喻文州。所以他败了,如果世界上那个最能够理解你体谅你的人都站到了你的对面,那么还有什么理由一直坚持到最后呢?

 

周泽楷没给他说这句的机会,突然就脱口而出:

 

“哥哥。”

 

这声迟到了这么多年的称呼,总算说出了口。

 

喻文州那边瞬间的沉默让周泽楷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直到喻文州的声音很快又重新响起,说怎么了小周,语气里居然还带着点笑意。

 

周泽楷觉得自己彻底败给他了,他拿着话筒花了点时间缓过劲来,低声说了句没什么,然后挂下了电话。

 

我觉得他是真的放弃了。人的本性都是惯于自保的,伤得太狠的话,就不会再把伤口拿给别人看了。喻文州说的那些话是一把刀,远远地拿着晃一晃,就能让周泽楷疼得要命。

 

最后周泽楷接受了那个名为“兄弟”的壳,然后把自己永远地裹了进去。

 

挺好的,仁慈的作者给了他们永远在一起的机会。

 

这也是一辈子。

 

“不过这次真的会是一辈子”——周爸酒喝多了就对周泽楷这么说。

 

一辈子,已经足够了。

 

别说接吻了,他到现在连手都没牵到,还想着周爸的事情定下来就表白,结果却迎来了新妈妈和新哥哥;真是可笑,他还曾希望能在公交站下车后和喻文州一起走而不是只能看着他的背影,现在倒是真的能一起回家了;他还曾希望能把喻文州介绍给周爸和新妈妈认识,以后大家就能是“一家人”,这下可真没这个必要了,真的是“一家人”了。

 

周泽楷的这场喜欢,喜欢得纯粹又激烈,喜欢得让他自己都怀疑以前疯狂喜欢着喻文州的自己是不是在旁人看来也表现得这么明显,他有过太多的不妥协,最后还是不得不在命运的玩弄下认输,他绕不开那道坎,就只能选择转身离开。

 

 

喻文州和他不一样。喻文州的喜欢从来都是被好好地藏起来的。

 

就算他们天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一起吃午饭,一起写作业,周泽楷眼里的那点情绪喻文州比谁看得都透彻,却像是在等着什么一样闭口不提。

 

喻文州这才一怔,脸上依然是笑,表情从不敢相信到感动到开心一路急转,周泽楷从来没见过他表情这么多的有趣样子,只知道愣愣地盯着。

 

他看到喻文州微怔的表情和慢慢移开的视线,虽然逆着光看不清楚,他却能肯定喻文州一定在笑。

 

在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把这幅作业交给了老师,还回来时右下角多了个漂亮的九十五,因为怕影响画面美感而写得特别小,边上是喻文州写的作品名:周泽楷,作者名: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周泽楷的表情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周泽楷想解释那不是他送的,但是看着喻文州一脸微妙的笑容他居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最后也只能看着喻文州在夕阳里走远的背影,莫名觉得从步子看起来他心情很好,自己的心情也不由地就好了起来。

 

喻文州脸上的笑容依然没变,眨了眨眼睛,说小周,你就没有其他要和我说的?

 

特别喜欢文里面写喻文州的这些句子。因为全篇都是从周泽楷的角度来写的,所以喻文州的喜欢只能从一些小细节里来猜,啊其实不用猜,你看,已经不能更明显了啊。

 

那些名为喜欢的小故事,喻文州,全都知道。

 

 

第一遍看完的时候被周泽楷虐的不行,第二遍再看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其实喻文州才是那个最该心疼的人。

 

有时候,看起来最洒脱的人,往往才是最没法走出来的那个。

 

周爸一边给喻文州夹菜一边问喻文州和周泽楷谁的年龄大,喻文州笑着回答说我大,周爸就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指着喻文州说,泽楷,还不叫声哥哥?

 

“……”

 

周泽楷隔着一桌子热气腾腾的大餐望坐在对角线方向的喻文州,表情复杂,嘴巴怎么也张不开,抗拒的样子让周爸和喻妈都有点尴尬,还是喻文州开口来解围,说我和小周本来是同班同学,这个变化太大,让他先适应一下吧。

 

最虐我的地方是这里,不是后面的两次婚礼也不是喻文州高烧时那段疑似表白的念词,而是这个看起来甚至有点漫不经心的桥段。

 

所以究竟谁更痛,大概没有人知道。

 

而我们都知道,喻文州选择了妥协。

 

和所有人一起站起来鼓掌的时候,周泽楷忍不住还是偷偷侧过脸看了眼站在身侧的喻文州,却发现后者也正在看他。

 

周泽楷差点都忘了还在鼓掌,双手一顿才继续拍响,然后他听到喻文州的声音在嘈杂的鼓掌里响起,偏偏他一字不落听得非常清楚。

 

喻文州说:“家庭和亲人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我们,没可能。

 

 

庆功宴散场后喻文州偷偷拉住了周泽楷,酒后的脸有点红,周泽楷手足无措地站着,喻文州把着他的肩膀凑他耳边说她和我录取了一个学校。

 

周泽楷反问,哪个他?

 

她啊,喻文州笑着说,就是一直和我们一起吃午饭那个。

 

周泽楷突然觉得写他这段人生的剧本的上帝一定是手滑给自己加了太多悲剧,他才会在喻文州近在咫尺的双眼里看到自己清晰的倒影,却要听他说着彼此的分水岭。

 

 

如果一定要在“我爱你”和“一辈子”中做出选择,喻文州说要选择后一个。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喻文州语气平静,“但是你心里的那个答案永远只能活在阴影里——如果我只有自己一个人,我无所谓;但是你想过爸妈么?”

 

周泽楷抿着唇不说话,喻文州停顿了片刻才又往下说:“我现在做的事,也是你迟早该做的,无论你承不承认,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她和他们。”

 

其实还是会忍不住想,喻文州是怎么想的呢。我们只知道周泽楷的不解,周泽楷的迷茫,周泽楷的愤怒,周泽楷的不妥协,而喻文州对这一切的变故,又是怎么想的呢。

 

他也偶尔抬起头去看看喻文州的表情,依然是一贯的笑脸,看不出异样的情绪,而他此刻却只想把这张面具扒下来看看他内里到底是什么样子。

 

下午上课时他从背后看着喻文州的后脑勺,很想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乱成一团麻,或者是已经自己快刀斩断了。

 

周泽楷不知道,所以他在埋怨命运的同时,也顺带恼了喻文州。永远举止得体应付自如的喻文州,就是周泽楷最喜欢也最不喜欢的样子。

 

或许喻文州的隐忍,只有在他不能自制的那场病里,才能让人看出一些端倪。

 

估计是烧糊涂了,明明拨的女生的电话,一张口就是“小周”,女生怎么说都完全没听进去,只迷迷糊糊说了句“41摄氏度”,吓得女生立刻联系了周泽楷。

 

喻文州这次大概是真烧晕了,竟然下意识搂着周泽楷的脖子不肯松手,滚烫的双臂绕着周泽楷,紧皱着眉头一遍遍说着什么,周泽楷一开始没听清,直到喻文州转过头对着他的耳朵又说了一遍他才彻底听清楚。

 

喻文州在唱歌。

 

——虽然更像是在念歌词。

 

他念着“宁愿没拥抱,共你可到老”,粤语读了一遍又用国语读了一遍,像是生怕他听不懂。

 

共你可到老,为什么你不懂呢。

 

在“我爱你”和“一辈子”之间,宁可选择后者的喻文州,喜欢得那么辛苦,那么让人心疼得想要哭。

 

周泽楷到底不会知道喻文州在电话那头费了多大的劲才把后面那句说得自然,也不会知道量是喻文州也曾经为了一个人泪流满面。

 

有些人的喜欢,是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不过可惜的是,那个人永远也不会懂。

 

传达到的喜欢和传达不到的喜欢,究竟还是不同的。

 

 

会怎样?他们大概会瞬间成为所有人的焦点,而那些人会觉得恶心,觉得鄙夷,或许还会出口骂声,啧啧地说世风日下,周爸和喻妈会尴尬地不知道怎样才好,喻妈不知道会不会哭,说不定明天就会上报纸头条——至于喻文州,大概会干净利落地甩他一个巴掌或者一拳,从此以后,再也不见。

 

你看,直到最后周泽楷都不知道,喻文州不会这么做。

 

 

他和喻文州两个人一个一身白一个一身黑走在后面,牧师问你愿意嫁给他么,你愿意娶她么,周泽楷就在角落里偷偷牵喻文州的手,看着喻文州的侧脸还有干净的笑,转过头看他时一双眼里都是甜的,嘴型动了动,说“I DO”。

 

梦里的那个世界,有一辈子的我爱你。

 

 

其实比起读者来,被虐得更深的往往是作者,我是能猜到PL挠心挠肺的自虐痛感啦。那些轻易不敢提及的部分,比如婚礼,比如一辈子,比如一个适合他们也爱他们的妹子,这些元素因为原本太过幸福,堆叠在这里的时候,才成了最大的不幸。

 

BE帝国之所以能流芳百世,是因为她们把心头血涂在了刀尖上。

 

真狠啊。

 

 

Fin.


评论(3)
热度(28)
  1. 火火包包P.L. 转载了此文字
    仁慈的作者好感动! 我想说的是,感情靠积累,但爱攒着太久是会自燃的。我倾向于周泽楷作为表面上被动一
© 火火包包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